萝卜的小妮子嘞

[獒龙]伴君候月 part2

钉子户的胜利:

  马龙这一觉也太长了,断断续续睡了四天。秦志戬做药物研究的,自己就是半个医生,镇定剂绝不会放过了量。可是马龙就是不醒,偶尔睁眼,也不说话,吃点东西再睡。
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中午,他终于能下楼。秦志戬叫人煮了咸的蛋花粥给他,家用的砂锅铁勺子,还是当年的那一套。许昕也来凑热闹,拿着搪瓷小碗多讨来一份。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厨房外面的小套间里,红木的旧桌子,花纹都被磨掉一半。


“继科去哪儿了?”马龙这是第二次问许昕,他睡了太长时间,嗓子哑得厉害,像锈住的门轴。


“他出活呢。”这是他得到的答案。


“什么活?”马龙接着问,秦志戬嘱咐过许昕,不要跟马龙说太多。所以他捧着碗,让人给他再添一勺,只说:“跟以前一样呗,就是走得远,再等等吧。”


    吴颢在这个时候过来敲门,秦志戬让他进来。他们在客厅里说了一些话。“许昕。”秦志戬走过来:“带马龙上楼。”他不想让他们听,随手把门带上。


    马龙慢条斯理地搅着碗底,跟平日一样,万事与己无关。他起身去柜子里拿了一个玻璃杯,顺手拧开了火热牛奶。许昕按不住好奇,两个人就没走,开了一条门缝听。


    张继科出事了。
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蹊跷太多,秦志戬早就多了心——事实证明是对的。本应该昨天夜里送到研究所的货,七个孩子跑掉了六个,中间人也不知所踪。


    “应该是张继科故意放掉的,现在通缉令都发了。”吴颢对秦志戬说,他刚刚从队里开会回来,又说:“上面的意思是要把马龙转交到总部那边去。”
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秦志戬皱眉,“他现在不记得事情,就是一个孩子。”


    吴颢摇摇头:“诱饵不用记得事情……”


    这些话针一样钻进许昕耳朵里,他来不及想,直接扭过头来扯马龙的胳膊:“从后门走!”他用了力气。“快!他们要抓你!”


    马龙眼皮耷拉下来,许昕看不见他的表情。只是好像什么也没听进耳朵里一样,也不跟着许昕走。“……我还想再喝一碗呢……”他说。


    外面两个人都听到了动静,过来拉开厨房的门——他们终于没走成。马龙放下碗,说他又困了。秦志戬没冲许昕发火,就只让他们上楼,没有允许不能出门。


    再晚了一点时候,王皓打了电话过来。“先送马龙去陈玘那里。”他倒是还记得对张继科的承诺,虽然对方已经搞砸了他的货。“然后我派人去接他。”秦志戬听王皓的语气,似乎并没有生气,还用了“接”这样客气的说法。


    秦志戬说:“我有点事情要问你……”




    一直耗到夜里,他们也没去成陈玘那里,只能是陈玘自己开了车过来。马龙犯了牛劲,坐在床上抱着张继科当年盖过的被子把脸埋进去,拒绝出门坐车,秦志戬好话都说尽了,他也只是摇头。秦志戬不会给马龙上铐子,也找不到帮手——许昕赌气反锁了自己卧室的门,秦志戬怎么敲他都不应。


    “以后千万别养孩子。”陈玘刚下车就听到这样的话。“作不过赔他们一条命,活着干吗,当初不如让继科送口棺材给我。”秦志戬扶着门,看陈玘把血袋和需要用的器械箱子一件一件搬进来。“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。”他对陈玘说。马龙换血周期是六天,现在是周期里最后的半个钟头。


    “您别这么说。”陈玘一边笑,一边脱掉外套扔沙发里。“我不是赶过来了么,死不了人。”他也听说了张继科的事情,陈玘不像别人,他心里有数。


    “换血不是个长久的办法。”秦志戬叹口气,马龙张继科和许昕一样,都是他养大的孩子,狠话说说就算了。他向外面瞄了一眼,路灯稀薄如雾气,四辆军车静默的停在对面——那是王皓派来的人,只等马龙换了血,就要把人带走。秦志戬想不出别的办法,他知道马龙走不掉了。


    “长久的办法啊……”陈玘推开卧室的门,马龙已经躺下,他折腾了一夜,现在睡得像一潭死水。他把针扎进去,管子缠在马龙胳膊上,调好了流速。秦志戬关了灯,把马龙留在黑暗里,仪器走秒滴答滴答。


    他们走出去没多久,马龙就睁开了眼睛。他没声没响的拔掉手上的针头,血不再能进入他的身体,而是顺着管子流出来。他安静地躺在床上,张继科不在身边。


    马龙已经装了一整天,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刻。 




地址




TBC.

就没有人觉得可能是圈拿着张老师的手机??😂
一激动就昂了出来
哦我的cp脑

怪不得觉得张老师这么说很违和,好像有了解释啊。。。。。

你们什么都不需要说,
就这样站着,
就十分美好。
❤❤❤